文化广角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文化广角 > 文化热评

每一个有梦想的人都值得被尊重——记《英·雄》幕后
发表时间: 2019-03-14 来源:株洲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 阅读:

1899年,那个列强入侵战火纷飞的时代,有一个女孩儿出生在湖南飘峰山下。在那个女性还没有被解放的社会体制下,她以湖南考区第一名的身份考进了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,成为了那个时代为数不多的女大学生,那一年她20岁。一年后她在老师的带领下参加了北京共产主义小组,创办了女子工读互助团,成为最早的妇女领袖。那个老师就是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李大钊先生,而这个学生名叫缪伯英,是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女党员。没错,她就是我们单位最近创排的大型民族歌剧《英·雄》的女主角。


故事说到这里,大家一定觉得“这姑娘的人生一定是开了挂吧”,在这桃李年华就已经走上了“人生巅峰”。可这之后的故事,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顺遂完美。她与丈夫何孟雄天南地北参加革命,相继牺牲,牺牲时才30岁,一双儿女至今下落不明。值得吗?我很多次这样问自己,为了革命理想,搭上自己的性命,甚至骨肉至亲的性命?难道他们不会害怕吗?他们那么聪明又怎么会不明白革命意味着什么!颠沛流离,赤贫如洗,甚至命悬一线!可是他们没有退缩,因为在那个备受欺凌的时代,他们心中有一个顽强的愿望,一个坚定的梦想。那就是——唤醒四万万中国人的觉醒,让国家根不断、脉不绝,让共产主义信仰能够在中国大地上播下希望的种子,然后开花结果。虽然他们牺牲了,但他们也成功了。一百多年以后,我们活成了他们梦想中的样子!


2017年,有一个老人站在缪伯英故居门口落泪地说道:“这样一对英雄夫妻却不为人所知,故居斑驳失修,我一定要为他们做点什么。”她回家后情难自禁,不眠不休花一个星期写出了一部大型歌剧的初稿,她就是《英·雄》的编剧张林枝,今年68岁。可世事难料,初稿刚写完没多久她便因操劳过度住进了医院——她中风了,边瘫,还是右手和右脚。对于一个用右手拿笔杆子写作一辈子的编剧而言,这无疑是晴天霹雳。而此时歌剧《英·雄》已经从全国140多部歌剧中脱颖而出,成为全国九部重点扶持歌剧之一。验收时间越来越近,可剧本却迟迟没能定稿。在大家都以为张林枝老师会放弃的时候,她选择了坚持。因为医院床位紧张,她住在三人一间的大病房里,每天一边打点滴,一边做康复,一边和我讲戏。湖南的六月已是酷暑难耐,即便是在开着冷气的空调房里,张老师也经常大汗淋漓。3个月的时间,她克服一切困难,坚持在医院完成了剧本5稿的创作。我一直记得张老师生病住院时的眼睛,虽然很疲惫,但一说起戏来就能闪烁出不一样的光亮。我想那是一种执着的热爱,是对自己付出的一种强烈的不满足。对她而言,写作就是她一辈子的梦想,她爱着、守着、望着,无论遭受怎么样的不如意和困境,都绝不后退半步。这种执着,我们这一代人不一定能理解,但对于她那个时代的人,便已经如血液一般成为她最真切的本能。这是她的梦想,也是她们这一代人的初心。


2018年1月18日,《英·雄》首演取得了巨大成功。让我印象最深的是谢幕,台下掌声雷动,可随着灯光一点点推亮,每个演员的脸上却挂满了泪水。这泪水的背后是300多名演职员的无悔付出。他们有刚生完孩子的妈妈,有父亲刚去世却来不及说一声再见的女儿,也有持续高烧坚守岗位的党员。是啊,正是无数个像张林枝老师这样的文化人,在细碎的时光中守望使命,以奋斗的精神拥抱生活,才使我们遇见了真正英雄。也正是这样一群平凡的英雄,他们用行动告诉我们,梦想从来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,更不是一个模糊的词语,它是我们拼尽全力的生动实践,是前进道路上的力量源泉,时刻引领着我们走的更高更远。我相信,这个世界最值得被尊重的人,一定是拥有梦想,并努力实现梦想的人。我更坚信,每一个有梦想的人都值得被尊重。

文/株洲市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